暴风TV三年巨亏近20亿 暴风集团和东山精密中枪

探索发现 2019-06-27 17:57:48 97

  [到2018年12月31日,暴风智能活动财物4.13亿元,活动负债16.55亿元,活动性缺口达12亿元。]

  折戟于互联网电视上的上市公司,不只要乐视网(维权),还有暴风集团,以及被拖下水的东山精细,和金融机构中航信任。

  6月25日晚间,东山精细回复了买卖所年报问询函,问询函中发表,东山精细因出资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智能”或“暴风TV”)构成可供出售金融财物减值5000万元。一同,作为上游供货商,东山精细还对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2亿元。

  榜首财经记者整理发现,因暴风TV拖累,暴风集团财务情况危如累卵,而这或许将拖累东山精细与暴风TV相关在其他未计提减值的7亿多元财物,以及使暴风集团运营面对严重不确定性。

  暴风集团净财物命悬一线

  自2016年被暴风集团收买后,暴风智能继续亏本。2016年度至2018年度,其亏本额分别为3.58亿元、3.20亿元、11.91亿元,算计亏本额达18.69亿元。

  暴风集团解说称,暴风智能运营的互联网电视业亏本,系受融资进展影响,库存备货缺乏,收入同比下降29.76%,且为加大商场占有率,采纳贱价出售方针,毛利率由上期-7.15%下降至本期-31.97%。

  毛利率达-31.97%,标明暴风智能已在不计本钱出售。2016年度至2018年度,暴风智能实业的运营收入分别为9.29亿元、13.48亿元、9.38亿元,算计营收为32.15亿元。而算计亏本额达18.69亿元,亏本起伏超越50%。

  虽然暴风集团只按22.60%的股权分管暴风智能的亏本,但这一巨亏依然让暴风集团不堪重负。2018年度,暴风集团亏本10.90亿元,这其间由暴风TV构成的亏本有2.74亿元(暴风集团22.60%股权承当部分),还有8亿元亏本来自于暴风集团互联网视频事务(暴风影音)。

  到2018年底,暴风集团归属所有者权益只要2423万元。2019年一季度,公司继续亏本。2019年一季报显现,公司归母净财物只要684万元。净财物在零的边际线上挣扎。

  2015年7月,暴风集团收买暴风智能,构成商誉1.28亿元。

  暴风集团未对暴风智能计提商誉减值,此举成为暴风集团净财物仍保持正值的最终一道防地。

  暴风集团达观估量称,依据历史情况,估量2019年融资完成后,将激活收入增速,到达历史水平。

  即使根据最达观的估量,暴风集团测算的暴风智能(暴风智能电视事务财物组合),也只能在2022年完成自在现金流为正,至2024年才干掩盖此前的负现金流,以及商誉本钱。

  根据这一估量,暴风集团未对暴风智能电视事务财物做商誉财物减值。

  但是,无论是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仍是买卖所,均对这项达观估量提出了贰言。

  2018年年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暴风集团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其间保留意见触及的事项,首要便是商誉。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表明,无法对暴风集团商誉减值测验的定论的恰当性作出精确判别。

  除会计师事务所之外,买卖所也在年报问询函中具体追问了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测验进程。

  暴风集团假如对暴风TV作出商誉减值,则暴风集团净财物将录得负数,暴风集团或许将像乐视网相同面对暂停退市。

  到2018年12月31日,暴风智能活动财物4.13亿元,活动负债16.55亿元,活动性缺口达12亿元。暴风集团供认,上述事项的存在或许会导致对公司继续运营才能发生不确定性。

  暴风智能现已资不抵债,而暴风集团也已在资不抵债的边际。事实上,暴风集团“死扛”不减值,才保得暴风集团不因净财物为负而退市。

  有法律界人士进一步剖析称,假如债权人举证作为大股东的暴风集团,使用对暴风智能的操控权,与暴风智能进行非正常买卖,或经过暴风智能的巨亏向大股东运送利益,则可根据《公司法》“刺破公司面纱准则”,让暴风集团承当连带责任,“这或许是暴风集团运营发生严重不确定性的关键所在。”

  东山精细何故卷进

  作为暴风智能的参股股东,以及暴风智能的首要事务同伴,东山精细对暴风智能的出资计提了5000万财物减值,一同,对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了2亿元坏账。

  2017年9月,东山精细以4亿元认购暴风智能的股份,企查查最新数据显现,东山精细是暴风智能第三大股东,占股比为11.02%。

  除参股暴风智能外,东山精细还与暴风智能有严密的上下游联系。两年时刻,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因向东山精细收买,而构成的应收账款(对东山精细而言)余额算计到达5.72亿元。

  暴风集团曾在2017年报问询函中泄漏,东山精细是公司的首要收买目标。2016年、2017年,暴风智能向东山精细进行收买的金额分别为10.49亿元、12.36亿元。2017年年报显现,向东山精细收买,占暴风集团兼并报表运营本钱的80.45%。

  而暴风智能2017和2018年的年出售额算计不过22.86亿元(2017年为13.48亿元,2018年为9.38亿元)。作为一条绳上的蚂蚱,暴风智能不计本钱出售的结果,是拖累东山精细和暴风集团一同下水的元凶巨恶。

  2018年年报,东山精细对这5.72亿元应收账款按35%的份额计提了坏账,计提额达2亿元。但是,以暴风智能和暴风集团现在的运营局势来看,东山精细余下的3.72亿元应收账款,以及剩下的3.5亿元股权出资款,也存在全额计提财物减值的潜在危险。

  城门失火,拖累池鱼。所以,假如暴风集团或其子公司2019年未能成功引进战投,以及2019年年报净财物录得负数,或因资不抵债破产,东山精细或许还将为暴风智能承当7亿多元的财物减值。

  被拖累的还有中航信任

  2015年7月6日,暴风科技(自2016年6月6日起改为“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1.35亿元,收买青岛新日日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持有的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月更名为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30.37%股权。

  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上市,上市后两个月股价飞涨,至2015年5月时,总市值到达336亿元,在二级商场一时炙手可热。时年年报净财物6.4亿元,账面现金有4亿多。

  没成想,上述并不算大手笔的出资,令暴风科技不到4年的时刻,净财物简直归零。

  到6月26日收盘,暴风集团股价报收于7.66元/股,总市值25.2亿元,较顶峰时缩水近93%。

  除两家上市公司外,暴风智能的危机或许还将拖累一家金融企业。企查查数据显现,暴风智能的第二大股东是宁波航辰出资办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其间93%的有限合伙股份,为江西的中航信任股份有限公司认购。

  暴风集团仍在做最终的尽力。此前针对暴风TV闭幕的风闻,暴风集团弄清称,暴风智能事务仍在正常运营,为优化结构、操控本钱,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出售等部分进行了调整,但技能、产品运营等中心部分不受影响。

  暴风集团还称,暴风智能不会抛弃商场前景宽广的互联网电视职业,未来将经过精细化运营改进运营情况。暴风智能正在活跃洽谈引进战略出资者,优化管理结构。

  上市仅4年,净财物现已亏到零的边际;暴风集团泄漏的融资尽力和达观姿势,仅仅是为商誉不减值、净财物维正而“硬着头皮死扛保壳”,仍是还有他图,仍需时日调查。